天水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四十一章 难寻佳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9:59 编辑:笔名

秦时明月之鬼谷旧事 第四十一章 难寻佳人

清晨时,雪停了,盖聂告别了项燕,从楚国出发赶往秦国。雪积得很厚,马匹走得很慢,他第一次也有了沉不住气的感觉。

经过一天一夜的雪中跋涉,盖聂终于回到了鬼谷的那片密林。腊梅花开得正艳,他从衣兜中拿出了沉香手链,带在手上,骑马进了密林。

待出了密林,他看到的不是他想象的谷中的样子。直接映入眼帘的是已被积雪压塌了的师傅和小寒的屋子。本是干净整洁的鬼谷,地上落满枯叶和尘土,卷在白雪之中。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烟了。

盖聂默默地看着这些,他有些迷茫。

这里发生了什么?小寒?

小寒呢?

“小寒!”他绝望地大喊,空谷之中传来阵阵回声。

小寒…小寒…

盖聂慢慢朝着倒塌的废墟走去,在白雪之上,有一片白色的布在寒风中摇摆,他将它从雪地里揪了出来。

这是师傅衣服上的,上面沾着的大片的血迹在岁月的洗涤之中已变成了黑色。

师傅他……

盖聂一跃上马,离开了鬼谷,朝着边境的那个药铺驶去。

这个药铺是小寒伯伯开的。她说过,如果有需要就可以来这里找她的伯伯。

到了,可是……

盖聂走上前敲门,没人应答,很明显这家药铺已经关了很久。

他走到对面那个曾经与卫庄有过很多回忆的客栈。

客栈的老板已经换了人,不过,盖聂倒也认识这人,他曾是这里的一个伙计。

“请问,对面的那家药铺是什么时候关的?”

“两年半前就关了。”老板在用算盘算账。

“没说什么原因吗?”

老板抬起头,看了看他,感觉很眼熟。

“说了,他说他在秦国再无牵挂,然后就离开了。”

他在秦国再无牵挂

“他是一个人走的吗?”

“是啊。”

师傅受了那么重的伤,没和身为郎中的伯伯一起离开,小寒没有一点踪迹。难道师傅和小寒已经……

是谁放火烧了鬼谷?第二日赶到的小庄呢?

盖聂的脑袋里满是疑问,他离开的这两年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没法再想下去了。

“老板,有好酒吗?”

“有,客官请坐。”

盖聂将随身携带的剑“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周围很多人朝他看来,还相互使着眼色。

伙计端上了好酒。

盖聂将酒坛打开,直接抱着酒坛,将酒灌了下去。

烈酒烧着喉咙,他的眼眶有些红。一坛下去,他有些醉了。

借酒销愁愁更愁。

“伙计,再来一坛!”盖聂用衣袖将嘴角的酒擦干。

伙计再次抱来一坛,周围的人都盯着他看。盖聂打开这一坛,继续抱起来喝。

“喂,一个人在喝闷酒呀?”一个与盖聂年龄相仿的青年坐到他旁边的凳子上。

盖聂瞥眼看了看那个青年,他将头发束在头上,消瘦精干的脸庞,黑色的披肩披在一身白衣之上。

“喂,我在和你说话呢。”那青年将盖聂手中的酒坛夺了过去。

盖聂看了看他,说:“你有事吗?”

“我…”那青年被盖聂这么一问,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不是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所以过来陪你。”

盖聂回过头,从那青年手里拿过酒坛,继续喝酒。

“哼,你看这里坐了这么多人,就我一个人来陪你,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

“他们来者不善,你也没什么单纯的目的。”

“你…”那青年很尴尬,“我只是来和你交个朋友的!”

“我不需要朋友。”

“你现在一定需要。”

“他们是来找你的,而不是我。”

盖聂端起酒坛,继续喝酒,不理那青年了。

后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既然这位客官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了,那我们也就不必躲藏了。”

旁边所有桌子的来客都站了起来,亮出剑来。老板和伙计都已经逃跑了。

“一个也不留。”那人又说。

二十多人朝着盖聂他们冲去。

那青年一人不仅对付着他们对他的进攻,还得在盖聂周围来回地防着来人对盖聂出手。盖聂依旧很淡然,默默地饮酒。

“喂,你不是武功很好吗?快来帮忙。”

一把剑飞了过来,贴着那青年的脸庞,刺在了盖聂的酒坛上,酒坛碎了。

盖聂将溅在脸上的酒擦干,站起身来,拔出剑。

剑光将不善来客的脸照亮,那些人有些迟疑,就是在这一刻,盖聂已经完成了他的动作,将剑再次放回剑鞘。那些人躺倒在地上不动了。

“不愧是出自鬼谷的盖聂兄。”

“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荆轲,已在秦国等候你多时了,希望你能与我前去燕国共商大事。”

盖聂从客栈的柜台又拿出一坛好酒,倒在两个碗里。

“燕国,荆轲,墨家。”盖聂从嘴里说出了这三个词。

“我正是墨家的荆轲。”

“这些人为何要来找你?”

“实不相瞒,我本来一直隐藏身份等着你出现,不想前几天在咸阳宫的周围打听一个人的消息,结果被人揭发了。”

“什么人?”

“丽姬。”

“这个女人不是……”

“不是,她是我的娘子,嬴政从我身边抢走了她,她在咸阳宫生下了我的儿子,我只是想去看看他们母子俩。”

盖聂没回话。

“盖兄为何在此独饮,也有什么心事吗?”

“我……”

“请千万相信荆轲。”

盖聂将他和小寒的事情告诉了荆轲。

“这个少女,我有耳闻。”

“什么?”盖聂大惊,“她在哪里?”

“她应该是在齐国的阴阳大殿里。据听说她身份特殊,是阴阳家的东君,直接受东皇太一差遣。”

小寒怎么会去齐国?

“阴阳家?”

盖聂想起几年前,小寒给他和卫庄指星星的事情。

“阴阳家的实力可怕,而且会摄取人的灵魂和意志,盖兄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孤身一人前去恐怕凶多吉少。”

真的是这样,他现在的武功根本伤不到东皇太一,还可能会让小寒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但,我愿与盖兄一同前去。”

“不必了,”盖聂端起酒碗,紧蹙眉头,说,“我觉得我在秦国等她更好一些。”

盖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信任小寒。

她一个人能行的!

广州建国医院地址
在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疗可以报销吗
广州建国医院的地址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口碑怎么样
广州建国医院详细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