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荒漠树人 【5】行走在铁轨

发布时间:2019-10-19 11:35:43 编辑:笔名

荒漠树人 【5】行走在铁轨

半个多月的时间,郑文楼穿梭在前往边境的道路上。

一个人的旅程是很孤独的,特别是在人生最无助的时候。还好,郑文楼有着女儿的陪伴,虽然目前还在牙牙学语中,但却是他最大的精神寄托。

穷乡辟岭,食不果腹,郑文楼背着小彤尽量往偏僻的地方行走,与一开始的漫无目的行途相比,他找到了一个不让自己迷路的办法,那就是顺着行驶火车的轨道一路往西北的方向走去,每到一处站点,他都会通过朦胧的夜色潜入其中,寻找关于下一条轨道方向的信息。

火车轨道可是会分叉迂回的,他可不想走着走着又回到繁华的都市,那是属于人类生活的地方,至于他和小彤嘛,已经不在人类的范围内了。

去哪呢?他可没有什么准确的目的地,就是想顺着火车轨道一直走下去,直到远离人群密集的地方,直到去到一处供他和小彤活下去的场所,如果能离开国内,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全身上下覆盖满了枯枝般的棘层,已经看不到原本应有的皮肤,只能依稀看到五官和四肢,宛如一个行走在土地上的“树人”,如果这样还算个人类的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当然笑出来的时候也就只剩下苦笑了。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小彤并没有变化成他这般恐怖的模样,只有着额头上长出小小的尖角,螺旋纹状的尖角目前只有2公分长,色泽苍翠,仔细打量下还会给人产生一种莫名的神秘感,仿佛远古时期一株破壳而出的嫩芽,古朴神秘的气息油然而生,不禁让郑文楼联想到影视文学作品中一种神奇的动物,那就是代表着高贵、高傲和纯洁的独角兽。

当然,那是神话中的动物,现在他看到这枚尖角长在小彤的额头上,怎么看都觉得可恶。

………

………

“小彤乖,不要闹,爸爸一会给你找吃的。”

走在轨道边嶙峋的石头上,郑文楼感觉小彤在揪着自己脖子上的一根“小枯枝”,不禁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随后继续用粗大的“枯枝手臂”替小彤遮蔽头顶的阳光。

现在正值炎夏,火辣辣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中,即便在北方的生活的人也会感到酷热难耐,不过对于郑文楼还是可以接受的,甚至还有些奇怪自己越来越喜欢晒太阳。

热炙阳光的照射,会让他感觉浑身非常的舒适,就像处于温暖泉水的包围中。

隐隐中有些眉头,但郑文楼摸不准,便不再多虑。

能不是吗?现在身体都这样了,再变得奇怪一点他也能适应的过来,或者说是早就有了心里准备。

郑文楼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高高悬挂着的烈阳,心中不禁有些暗暗庆幸,还好是在夏天,不然他担心北方寒冷的天气会让小彤受不了。

夭折,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甚至不敢想象,要是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他觉得自己到时候会崩溃掉。

不然他也不会一直把小彤被背在胸前,他并不想背在后面,因为那样的话他就会看不到小彤在干些什么,而且这趟艰辛的旅途中,唯一让他坚持下去的就是无时无刻能看到小彤圆扑扑的脸蛋了。

作为一名父亲,他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给小彤营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此时的小彤并没有理会粑粑的话,而是巴眨着的大眼睛似乎好奇这根奇怪的东西是什么,并且还用着婴儿肥的小手使劲拉着,龇牙咧嘴的,似乎想拗断拿到手里打量。

看着小彤执意的样子,郑文楼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无奈的摇摇头便不再理会。

目前当务之急的,是给小彤寻找食物。

一开始在荒郊的时候,随着预先准备好奶粉慢慢减少,郑文楼找不到合适小彤消化食物,急得团团。

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寻找外界的帮助,可是一路下来,他已经去过不少村庄,但是那些村民看到他恐怖的模样都仿佛见了鬼一般,唯恐不及,甚至还驱赶他,有一次更是惊动了大半个村庄的男子提着扁担和锄头等工具扬言要杀了他,旁边还有着一群凑热闹的小屁孩大叫着“妖怪”。

郑文楼背着小彤落荒而逃,看惯了世态炎凉,他从此与人类形容陌路。

直到在一次火车站兑完最后仅剩余的奶粉的时候,他发现这个火车站里存在着售卖零食饮品的小卖部,不禁让得他喜出望外,随后尽量把与奶类相关的饮品带走。

营养快线、高钙奶、甚至连优酸乳也被他席卷一空,全部打包在一起背在身后。

至于办法嘛,当然是用偷的了,或者不能用偷来形用,而是抢。

一拳头挥下去,直接把装有食物的玻璃柜打爆,带走小彤能消化的食物。

郑文楼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力气慢慢变得大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惊人,现在他用尽力气,可以把不锈钢围栏和不锈钢门扳开合适自己进出洞口。

当然,这也只是针对空心的不锈钢管,类似防盗窗这种,要是实心的铁钢筋他可就扳不弯了。

让他开心的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小彤完全可以凭借喝这些奶制品补充营养,甚至越长体质越好,每天都能活精神抖擞的与他玩闹。

或许是身体变化的原因,因为郑文楼发现,自己越来越不需要汲取食物,饥饿的感觉好几天才会出现,到了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星期没有吃东西了,还有着充盈的体力,倒是越来越喜欢补充水分,经常性口渴。

“我到最后不会真的变成一棵树吧?”

郑文楼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情

,随后摇摇头甩掉这让他心悸的想法。

还有半公里就要到火车站了,这是一个乡镇的火车站,也是他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大城市的火车站,即便夜里也有着值班人员巡逻,而且还有着一定数量的保安,对于这种地方,郑文楼都是绕道而行。

如果一时不查去到了高铁站,那郑文楼更是有多远走多远。

郑文楼看着手中一份从火车站里取来的铁轨分布示意图,在心中做出决定后,便悄悄向着前方摸去。

………

………

太录镇,位于内蒙南边一处山区内,坐落于火车前往内蒙大都市的一条轨道旁边。

郑文楼顺着轨道钻进了一片树林中打量着不远处的火车站。

他找的地方是一处小山坡,这里地势略高,能清楚从上方打量整个火车站内的建筑布局。

这些天来他也学聪明了,每进入到一处未知的场所前,他都要大概了解一下建筑与通道的布局,不然像前几次,差点就被值夜班的人员发现了。

虽然他一直没有打听到关于自己的事情,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会被警方通缉,燕京别墅区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一场火灾,警方肯定会根据蛛丝马迹查到他的头上。

要知道,别墅门前的摄像头可是拍摄到他的身影。

虽然一切都在大火中烧毁,但郑文楼不敢保证自己是安全的,如果自己被抓入狱,他非常能肯定小彤接下来的结局。

一名额头上长有独角的女婴,恐怕会让很多科学家感兴趣。

这样的念头在郑文楼脑中一闪而过,在没有保证的情况下,他不想小彤成为小白鼠,只要能自由一天,他会一直争取下去。

郑文楼打量一下这处火车站,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这是最普通的乡村小火车站,完全符合他狩猎目标,随后他把目光投向一辆正在停停泊的火车上,表情顿时一泄。

“竟然有货车,太好了!”

郑文楼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隐隐中有些激动。

他说的货车并不是指高速路上常见的家伙,而是用于往返天南地北拉货的火车。

得益于身体突变,他的弹跳、力量和反应意识大幅度增加,每次遇到货车他都会想尽办法攀登上去,最多的时候就是趁着货车转弯,速度放下来的时候他从轨道一旁借机跳到货柜间相连的地方。

每次都会让小彤惊得哇哇大叫,还好荒郊野岭的也没人听见和发现。

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从燕京跨越遥远的路途来到这里。

“找机会登上去,即便等几天。”

盯着那辆停泊着的货车,郑文楼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难得遇到货车,他可不会错失机会,不然的话,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下一辆。

以前刚离开燕京的时候,密布的铁道有很多分叉,而他也放弃掉了很多货车,就怕把自己带到自己不想去的地方,不过现在刚刚进入内蒙,看这火车车头的方向,明显是朝省内去的,完全可以替他节省大量的时间和体力,就是有些奇怪,货车为什么会停在乡镇的小火车站上,这里完全不像是可以卸货和拉货的地方啊!

“难道是坏了?或者车载工作人员下来休息?”

郑文楼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在心里猜测到。

不过很快,他又自嘲了笑了笑,货车为什么停下来关他什么事?只要有机会上就好。

“看来这段时间真是的被刺激到了,搞得自己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会疑神疑鬼。”

郑文楼喃喃一声,随后继续把目光投向火车站内。

现在他需要等待,等待到黑夜,这是一个猎人该有的素质,虽然他狩猎对象是一瓶瓶奶制饮品,但这也是他确保自己和小彤安全并且生存下去的手段。

………

………

沈阳整形美容费用
宝鸡治疗白癫风医院
济宁好的白癜风医院
沈阳整形美容手术
宝鸡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