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棺山夜行 第32章-水坑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5:08 编辑:笔名

棺山夜行 第32章:水坑

我无法忘却眼前的这一切,这是我第三次看见这个场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这些古墓本身就有什么样的关联,在这里竟然会看到鬼海里的一幕。

水坑里的水非常清澈,手电照进去,可以直接照到水底,不过返上来的光芒,却极其的阴寒。水里至少得有十几具绿幽幽的灵尸,和鬼海里的灵尸一样,身体都被一种绿色的布料裹着,虽然有一些已经破旧的开了口子,但面积都不大,看不清灵尸的身上有没有鬼海那种的鳞片。

手电一照到灵尸身上,清澈透明的水立刻变成了绿色的海洋,只要看一眼就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我只会感觉到有一diǎn的惧意,但内心里并不怕这些东西了,毕竟已经是第三次见到灵尸了。身体中恐惧的细胞已经适应了这个场景,只是这些灵尸形态上和鬼海的有些不同。

灵尸并不在水坑的最底部,也没有漂浮在水上面,而是在水位中间的位置停留着。有的站立在水中头朝上,有的趴着脸朝上或是背朝上,这里并没有鬼海的整齐,十几具灵尸看上去十分的混乱。

与其説这是水坑,还不如説是一口大的水井,足足有十五六米深,但这水清澈的太特别了,看上去就像是两三米深一样。毫无深水之感。坑口虽xiǎo,但水底却很大,水底是正方形的,有diǎn天圆地方的感觉,站在水坑边的碎石上往水下看,有一种已经站在水上的感觉。

我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水里的灵尸,也不知是谁向水里丢了一块石头,砸出来的水花溅了我满脸都是,连忙拿手去擦,就在我擦脸的一瞬间,老嫖尖叫了起来:“他娘的,是活的。”

我抬头一看老嫖,他正手指着水里,脚步正在向后退,不只是他在退,就连一旁的孟心蕊也往后退了两步。我低头看向水底,只见水里的灵尸在向一个方向游动,我立刻注意到为什么灵尸再动,原来是刚才谁丢下去的石头,有个灵尸正将石头撞到水坑的边缘。

天翔手里抓着一把碎石子,説道“没事,它们上不来,我只是想试试它们的作用。”説完就将手里的石子,朝着水里扬了出去。

他扬完石子,我们都把目光都集中到水里,只见水里的灵尸速度极快的将石子全部撞到水坑的边缘。灵尸的这个举动让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奇怪,老嫖和天翔在探讨着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而是和xiǎo狼专心的用手电去照看水底。我又拿起了一把石子,然后分了好几个地方扬了下去,还是和刚才一样,很多石子被撞到了边上。我刚要再扬一把石子,xiǎo狼就把我拦住了,説道:“不用了,原因找到了,你仔细看水底的中央。”

按照xiǎo狼説的,我仔细用手电照了一下水底中央的位置,也没看出有那里不对。不过在看到自己手中的石子时,我立刻明白了xiǎo狼的意思。这些灵尸是在保护水底的中间位置,只有中间那里没有石子,其余的地方都是落满了碎石。

我很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白吗?”

xiǎo狼对着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説话,而是蹲在那里,继续看向水里。老嫖和天翔听见了我和xiǎo狼的对话,也都走了过来,要问xiǎo狼发现了什么,被我拦下了,示意先不要打扰他思考。

就这样一直等了10多分钟,xiǎo狼也没有起身説话,眼睛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水底中间。老嫖倒是等的心急了,对着xiǎo狼説道:“展昭,你到底行不行啊?用这么长时间吗,有这时间孩子都生完了。”

xiǎo狼站了起来先是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我们,説道:“水底中间一定是有一道门,直接通向下面,不过很难看出是什么材质的。”

“我日的,要看是什么材质的,还不简单啊,这个我可以搞定。”老嫖説完,拿下背上挎着的95式自动步枪,嘴里説了句:“我还没用过这么先进的家伙呢,先尝尝鲜。”

几乎是听见枪响的同时,眼睛就看见子弹飞进了水中,只见子弹在打到水底的时候,产生了折射,直接飞到一边的碎石中。虽然并没有击坏水底中间的位置,但却将水底的污垢,撞击了起来。

老嫖看了一眼水下喊了句:“是青铜的,应该还很厚实。”

“你怎么知道?”因为我只看到了浮起的污垢,所以很疑惑的问老嫖。

“我日的,看来你该学的还真不少,看到底下那些污垢了吧,如果底下是石头的绝不会产生那么多的污垢,只有青铜一类的金属,被子弹击中后才会产生震感,把周围的污垢震起来。”

听了老嫖的解释我才明白他是怎么判断的,不服真的不行,看来我与他和xiǎo狼之间的差距,不只是技术方面,就连判断还有很大的差距,这也许就是大师兄要安排他们帮我的原因吧。

想到大师兄又有些担心了,连忙追问xiǎo狼道:“已经知道水底是什么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是要xiǎo去,还是原路返回。”

还未等xiǎo狼回答我,孟心蕊就突然间的喊道“你们快看水里是怎么了?”

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到水里,刚才还是清澈透明的水

棺山夜行  第32章-水坑

,现在已经变了颜色,变成了浑浊的浅灰色。水中的颜色越来越浓,只是短暂的十几秒钟,就变成了黑灰色。能见度也越来越低,很快就看不到水底了,渐渐的灵尸的幽幽绿光也消失在黑色的水中。

我们几乎是同时,都向后靠了靠,并不知道水中是什么情况,我也把背上的枪拿了下来,端在手中枪口对着水坑里。整个空间瞬间的安静下来,谁都没有説话,没有任何的交流,都是直勾勾的盯着水里看。

原以为水中会出现什么,可等了几分钟后,水面还是平常的寂静,一diǎn波浪都没有,并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水里。

就在我们放松警惕,向水中探身看去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声音传来了,这声音説远不远説近又不近的样子,感觉四周都有这种声音。

耳边到处都是石头的摩擦声,根本就听不出来是具体哪个方位传出来的,就是感觉整个水坑的周围都在响,回响声伴随在真实的声音里,根不能无法判别是上还是下或是左还是右,总之围绕着整个水坑的空间,就没有不响的地方。

然后水面上开始出现了轻微的水浪,可这水浪并不是从水中向外扩散,而是从水坑的周围向水中扩散,在水面中间形成了撞击,轻微的水浪撞成了xiǎo型的浪花。

“我日的,在下面。”老嫖喊了一句。

我立刻把头转向老嫖那里,老嫖正躲离刚才他所站的位置,眼看他刚才站着的地方,碎石在慢慢的拱起。然后就是所有人的一顿骚动,水坑周围的碎石中拱起了许多个xiǎo包,就像是xiǎo土堆一样。

“xiǎo七,你他娘的,还想什么呢?快过来。”

要不是老嫖喊我,我还没注意到他们已经跑到石洞那边了,而我却还站在水坑的最里面,虽然我的周围并没有拱起xiǎo包,但通往石

洞的方向,不到10米的距离里,却在碎石中布满了拱起的xiǎo包。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我不敢贸然的从xiǎo包中走过去,毕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谁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极为的不安,因为我意识到,他们并不是在看我,似乎是在注视着我的身后。心想,妈的,你们可别吓我,该不会是我的身后出现了什么吧。

刚想转身去看,突然间,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的腿,我低头一看,吓了我一跳,左腿上不知是什么时候被类似海带一样的植物缠住了。我刚准备弯腰用手去拽,就被站在石洞那边的xiǎo狼制止了。

“别动,别去碰它。”xiǎo狼对着我大声喊道。

听到xiǎo狼的喊声,我并没有去碰缠在腿上的东西,始终保持着原有的站姿。虽然我不知道xiǎo狼发现了什么,可现在让我这么傻呵的站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毕竟我还不知道缠在我腿上的是什么东西,如果只是普通的海藻类生物,我倒是不怕,可他娘的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该有这种生物的地方。

接着水坑中水的颜色越来越黑,浪花也越来越大,很多碎石的xiǎo包中出现了和我脚下一样的东西。这次我看清了,前面的碎石中露出来的就是类似和海带一模一样的东西,只是颜色上不同,这个东西非常黑,看起来要比海带厚多了,每一根都有一扎多宽。

这个东西没有分叉,都是整根的,看上去应该很结实的样子。每一根在碎石中冒出来都是平躺在地上,看上去并不叫人恐惧,一副很温和的样子。

我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问道:“这是什么?我现在该怎么做?”

“xiǎo七,你先别动,这个叫捆仙草,专抓活物。”

兰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兰州男科
兰州男科医院
兰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